写在前面的预警:

*cp:主郭蒲,副纬钧、启程

*abo世界观多cp恋综文学,1v1不乱炖

*非现背,时间线架空勿深究


summary:你们这么搞,不结婚很难收场。

------------------------

第六章: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不愿透露姓名的真瓜主:报!水果台那个恋综今天在潭州拍宣传照!前线已拍到嘉宾的车进影棚!

  

  评论区里一水儿的吃瓜群众都在留言催他既然是真瓜主就多传点路透图来看看,其中一条明晃晃地飘在前排,从赞数上判断,似乎是成了大部分人的嘴替。

  @泰山脚下一棵草:咱也不是图别的,就是想确认一下其中两位是不是真的认识了。

  

  **

  

  拍宣传照这天,潭州暴雨。

  雨水冲刷着整个城市,虽然是一早才开始下的雨,短短几小时内已经造成多处积水,堵车的队伍排起了长龙。

  郭文韬坐在自己的保姆车里,对着红彤彤一片的实时路况无语凝噎,一点脾气也不敢有。

  眼看是要迟到了,他想了想,给韩潇打了个电话:“不好意思啊韩导,我这边有点堵车,可能要晚一会儿。要不你们先拍着吧?别耽误了整体进度。”

  韩潇的优点就是说话爽快:“没事没事,理解,今天的天气是不太好,咱不着急,还是安全第一。”

  

  其实受到大雨影响的嘉宾不止郭文韬一个,在他之后还有接二连三的电话打来道歉,大家都被雨堵在路上动弹不得。

  韩潇无奈,暗骂这老城区的排水系统真是该修了。

  

  幸好蒲熠星前一天在潭州有工作,住的酒店也离影棚不远,趁雨还不大的时候就驱车到了现场。

  他打着伞进来时,正好遇上过来巡视的韩潇。那人悠哉悠哉地围着几个大型设备散步,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很好奇的样子。韩潇偏瘦,鼻梁上架着一副文气的黑框眼镜,穿了一身短袖大裤衩配拖鞋的标准遛弯套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导演,倒像个误闯办公区的男大学生,与周边氛围格格不入。

  蒲熠星盯着他的背影,差点没认出来。

  “韩导。”蒲熠星主动上前打招呼,客气地点了点头,唇角抿出微微的弧度。

  韩潇回头发现是他,瞬间就笑得很开心:“哎呀,我们蒲老师来这么早啊?外面雨大不大,吃饭了吗?”

  “没……没吃。”蒲熠星下意识回答实话。

  “没吃?来,走走走,一起吃点。”韩潇一听他说没吃,立刻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热情非凡地招呼他往左手边走,“我们这伙食可好了,像你这么瘦的小伙子,一个月养胖二三十斤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哈。”

  蒲熠星:“……”

  一个月胖二三十斤……您说的最好不是养猪。

  韩潇突然一拍手,遗憾道:“哦,对了,忘了你是演员,还得控制体重呢,可惜可惜。”

  蒲熠星汗颜:“韩导夸张了,夸张了。”

  这话说的,不是演员不用控制体重就可以一个月胖二三十斤了吗?听起来跟每次回老家都嫌他瘦的奶奶有得一拼。

  

  韩潇大笑。

  虽然话是开玩笑的,但要做的事却不是信口胡言。他说到做到,真的带蒲熠星去了食堂,两人分别选了些喜欢吃的饭菜,到窗边的位置落座。

  

  “蒲老师愿意来参加我这个小节目,我是很高兴的,也很意外。”韩潇咬了口热腾腾的油饼,含混不清道,“我能冒昧问一句吗,您的心路历程是什么样的?就当随便聊聊好了。”

  

  蒲熠星端着咖啡的手一顿。

  “谦虚了韩导,能接到您的邀约才是我的荣幸。”他斟酌片刻,表达得很含蓄,“也没什么心路历程吧,就是觉得机会可遇不可求,不想后悔而已。”

  “哎,对喽。”韩潇表示赞同,“其实咱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既然遇上这股东风,哪有不乘的道理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嗯,是这样的。”蒲熠星笑了笑,终于喝下一口咖啡。

  也许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和韩潇口中的“机会”,指的并不是同一件事。

  蒲熠星平时喜欢喝甜丝丝的饮料,咖啡也要加双倍糖奶,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点了杯热美式。香醇苦涩的液体滑过舌尖,苦得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深吸一口气,原本因为早起而混沌的脑子也总算清醒过来。

  又要见到他了。蒲熠星转头凝视身边的落地窗,看沿着玻璃滑落的水珠将窗外风景分割成一道道时而清晰时而朦胧的线,神情专注,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看什么呢?”韩潇是真饿了,风卷残云般清空了大半桌面,一抬头才注意到蒲熠星半晌没动静,不由得好奇地问。

  “没什么。”蒲熠星收回视线,摇了摇头,轻声道,“雨越来越大了。”

  “是啊,好大的雨。”韩潇也看向窗外,顿时满面愁容,“让我想起家里阳台上晾着没来得及收的衣服……”

  

  蒲熠星:“……”

  好真实的烦恼。

  

  这时候韩潇的手机响了。他瞥了一眼来电人姓名,起身道:“我接个电话。”

  蒲熠星点点头。

  韩潇脚步匆匆地离席,过了几分钟又脚步匆匆地回来,对着蒲熠星耸了耸肩:“雨太大啦,他们都被堵路上了,咱先去拍得了。”

  “他们?”蒲熠星敏锐地重复其中一个词。

  “对啊,峻纬和文韬老师都打电话说机场那段路实在太堵了,要晚到一会儿。”韩潇说,“堵成这个样子,那我估计小曹小何俩社畜也够呛能按点到,今天上午应该就只能拍你和小齐了。”

  蒲熠星一怔:“郭文韬,上午来不了?”

  “不是来不了,是拍不了。”韩潇耐心地解释了一下,“你想啊,到了之后还要休整休整,再商量会儿妆造,再上妆……这一套步骤走完就到中午了,回头耽误了咱工作人员午休也不好,不如直接挪到下午慢慢拍。”

  

  “啊,好。”蒲熠星意识到不小心暴露了些什么,连忙噤声。他觑了一眼韩潇毫无异样的脸色,松了口气,暗自庆幸没被发现……

  谁知下一秒韩潇就杀了个回马枪:“但是你怎么光关心他一个人?”

  

  蒲熠星:“……因为……”

  这问题……问得好啊。他张了张嘴,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哦~你看我这记性。”韩潇突然自己反应过来了,嘿嘿嘿地笑,镜片后本来就细长的眼睛一眯起来,几乎和狐狸一模一样,“我怎么给忘了,你俩是一家啊,合理了合理了。”

  

  蒲熠星脸皮薄,哪顶得住这般威力的调侃,耳朵渐渐变红。

  韩潇越逗蒲熠星越觉得很有意思,不过见他窘迫至此就识相地适可而止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色道“吃完了就快去工作吧你的团队已经到位了”,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蒲熠星巴不得赶快消失,胡乱应了两声,落荒而逃。

  

  “啧啧。”韩潇看着他的背影,发出一声老气横秋的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啊……嗯?”

  他的手机又响了,这次如他所料,果真是曹恩齐打来的。

  “喂,恩齐啊。……什么?你们真堵在路上了?哎哟我这乌鸦嘴……没什么,好好好,慢慢赶路吧……”

  

  一共六个嘉宾,一场大雨竟然堵住了四个。

  好脾气如韩导都气得直掐人中,挂着一脸幽怨,蹲在墙边狂打市长热线:管管老城区的死活吧!

  

  **

  

  水果台出了名的不差钱,偌大一个影棚里,嘉宾们的化妆间都是单独的,互相不共用。

  

  最靠边的一号化妆间里,蒲熠星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他的化妆师刚才说粉底液拿错色号了要去隔壁换一瓶,留他一个人在化妆间里补觉。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门终于响了,蒲熠星想当然地以为是化妆师回来了,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和对方打招呼:“回来啦老师。”

  

  “是蒲老师吗?”

  

  却听见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蒲熠星倏地睁眼,原地弹射起立,来了个猛回头。

  门口站着的正是上午到的另一位嘉宾,水果台大名鼎鼎的当家主持人齐思钧。齐思钧在生活里一点架子也没有,笑得一团灿烂,主动走过来打招呼:“您好您好,我是齐思钧,可以叫我小齐,幸会。”

  

  “幸会,我是蒲熠星。那个……呃……”蒲熠星挠挠头,“叫我阿蒲就行,不用那么客气。”

  齐思钧笑得愈发灿烂:“好的,阿蒲。”

  

  蒲熠星回了一个腼腆的微笑。他特别不擅长应付这种环节,无处安放的右手一会儿拽拽衣角,一会儿又背到身后去抠抠指甲边缘的倒刺,局促不安的情绪流露于表面。

  

  “啊,是这样的,刚才听韩导说你就在我隔壁,所以想着先过来拜访一下。没有打扰到你吧?”齐思钧仿佛看穿了蒲熠星的心理,主动解释起来意。

  “没有没有。”蒲熠星摆摆手,“我正好在休息。”

  “那太好了。”齐思钧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始终维持着亲切的弧度,“对了阿蒲,我们可以拍张合影吗?”

  

  “可以啊。”蒲熠星欣然同意。

  他发现齐思钧笑起来的时候不止是嘴角上扬,眼睛更是弯成亮晶晶的小月牙,特别有感染力。只是多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就不由自主地慢慢放松了下来,没有最初那种面对陌生人精神紧绷的感觉了。

  这就是高水平主持人吗?难怪啊。

  

  “来,看镜头,一二三茄子……好了!”

  

  在蒲熠星愣神的片刻里,齐思钧已经动作迅速拍好了合影,顺势将手机翻了个面,递到蒲熠星眼前。

  “蒲老师。”齐思钧眨巴眨巴眼睛,“要不再加个微信?我好给你发照片。”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张二维码名片。

  “哦,好,稍等。”蒲熠星手忙脚乱地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去扫他的二维码。

  

  扫完二维码,嘀的一声,一颗黄澄澄的卡通起司头像蹦了出来。

  蒲熠星一眼看过去就get了含义。

  齐思钧,起司?好可爱的谐音梗。

  

  齐思钧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通过啦。”

  

  “好的。”蒲熠星低头,慢吞吞地打上备注名。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齐思钧的眼神里掺杂着别的什么意味,似乎不单是友好的同事情。更奇怪的是这复杂的眼神不仅不陌生,好像还挺熟悉,与他在申城机场时遇到的吃瓜群众以及狗仔无端重合在一起……

  有点莫名其妙的探究感,和,鼓励?

  蒲熠星把自己绕糊涂了。

  探究还能理解,但“鼓励”是因为什么呢?

  “进来坐会儿?”他越想越觉得疑惑,侧了侧身,试探道。

  

  “不了不了,我还要回去化妆。”齐思钧清了清嗓子,脸上浮现几分挣扎,“其实……”

  蒲熠星竖起耳朵。

  “那天那个热搜,我也看到了。”齐思钧终于下定决心,又怕蒲熠星误会,连忙普通话烫嘴似的飞快补上后面半句,“不过你不要担心,我觉得文韬同意和你一起上这个节目,肯定也有点别的想法在的。”

  

  没有人知道,主持人齐思钧的解压方式竟然是私下里顶着微博小号到处吃瓜。

  哪里有瓜,哪里就有他。

  当然也包含未来同事的绯闻……

  齐思钧都快憋死了,早在听说郭文韬和蒲熠星也应邀参加这档恋综时就蠢蠢欲动地想来一探究竟,可是又担心贸然打电话过去两人会介意,只好硬生生憋到现在。

  “加油!努力!你们一定可以复合!”他充分发挥了主持人声音洪亮的特长,还郑重其事地握起拳头挥了挥,做出加油打气的样子。

  其态度之坚定,目光之明亮,宛如送朋友出征。

  

  蒲熠星:“……”

  

  蒲熠星瞳孔地震。

  不是,哥们你从哪收集的这些错误信息,谁要加油努力找郭文韬复合啊!?!

  

  

  **

  

  十一点过一刻,郭文韬终于抵达了影棚。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倒霉——路上暴雨如注,活活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好不容易到了雨反而停了,甚至还有放晴的迹象。

  真的倒霉啊。

  郭文韬叹了口气,小心绕开地上的水洼,推门进大厅。

  韩潇的意思是早上只有蒲熠星和齐思钧在拍摄,其他人都安排到下午了,让他们不必着急,到了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话是这么说,但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整个团队推迟工作进度,郭文韬还是有点惴惴不安。

  是不是该先去打个招呼?

  他给韩潇发了条微信,询问对方的位置。

  韩潇可能在忙,一时没有回复。

  郭文韬赶过不少潭州本地的通告,这间水果台私用的摄影棚也来过好多次,自然不陌生,熟门熟路地来到一扇贴满广告纸的玻璃推拉门前面。

  里面亮着灯,有人正在使用。

  郭文韬觉得韩潇既然是导演,肯定会在现场指导拍摄,就决定进去看看。

  

  他悄悄潜入的时候,正巧看见摄影师手舞足蹈地指导聚光灯下的人摆造型。

  那人看着无比面熟。

  

  仗着站在远远的角落里不引人注意,郭文韬光明正大地打量起幕布前的蒲熠星。

  造型师给他配了一身香芋紫的衬衣,这颜色可是够刁钻的,也就他这白皮能衬出效果,好看又不落俗。

  后脑勺那是什么?扎了个小揪揪吗?上次见还只是略有点长的程度,现在居然都已经可以扎起来了?头发长得真快啊。

  还有那个亮闪闪的饰品……

  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着“耳夹”这种东西的郭先生微微皱眉,淡淡的失落感油然而生——不是怕疼吗,怎么会同意去打了耳洞?

  

  郭文韬倒是清闲,蒲熠星本人就没那么轻松了。

  给他拍照的摄影师大哥显然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一边检查取景框里的画面一边提出各种要求:“蒲老师,我们这组照片要表达出一种迷茫又冷漠的感情,同时又要有点纠结和犹豫,还要来一点对于重逢的惊喜和期待!”

  “这里你的表情幅度要收一点,不对不对,再收一点,不能笑,假装自己看到了仇人……”

  “感觉不太到位啊,眼神再无情一点,适当放松面部肌肉,对对对……”

  

  这一连串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怎么明明说的是中文,混在一起就听不懂了呢?

  蒲熠星头一回遇见想法这么复杂的摄影师,在他一声声“对对对”和“不对不对不对”中渐渐迷失自我。

  

  “蒲老师,转个身,我们拍下四分之一侧面试试~”

  

  蒲熠星早已放弃抵抗,乖乖听从摄影师的指挥转身,视线里却猝不及防地闯进一个快要融进黑暗里的黑衣黑帽黑口罩的不速之客。

  四目相对。

  哪怕大半张脸都被遮住,他也能凭借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认出对方是谁——郭文韬怎么在这里?!

  蒲熠星一恍神,表情失去控制,崩出一丝错愕的裂痕。

  就在这瞬间,摄影师突然激动大喊:“对!!就这样!!!保持!!!千万不要动!!!”

  喊的同时也没忘记按下快门,举着相机一顿狂拍,快门声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地回荡在室内,给这尴尬的画面增添了一丝黑色幽默般的喜庆气息。

  

  郭文韬:“……”

  蒲熠星:“……”

  

tbc.

--------------------

起司君表示很赞:表面恋综,实际是“我嗑我同事cp的那些年”…

评论(28)
热度(26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鸦月Mota | Powered by LOFTER